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20821-053239-DSC_0765.JPG

在恐龍成為地球霸主的中生代三疊紀晚期,南嶺褶皺帶經歷了印支運動、燕山運動、喜馬拉雅運動等構造運動,在東緣,也就是現在的中國東南海岸形成一系列斷塊隆起的島嶼及隆起之後的地塊抬升,烈嶼與金門島雛型由此誕生。距今兩億到一億年前的燕山構造運動,岩漿侵入形成潛伏的巨大花岡岩岩體,構成烈嶼與金門基盤的片麻岩、混合岩及花岡岩等花岡岩類岩石。

20120821-053239-DSC_0796.JPG

當此生成於一億三千九百萬年前的花崗片麻岩,與在約一億年前侵入的花岡岩等基盤岩石在地殼深處形成後,大約在距今九千萬到七千六百萬年前生成偉晶岩脈和發生隆起後基性岩脈等的侵入。此後金門層、紅土層等沉積覆蓋基盤,然後受南海擴張影響,引發大陸裂隙岩漿活動,造成玄武岩岩漿噴發,在烈嶼陽山、大山頂到南山頭等地形成的玄武岩熔岩流,這時候恐龍已經從地球上消失,人類尚未出現在地球上。這些玄武岩熔岩流凝固後受到地表的風吹日曬雨淋,在烈嶼南方海岸形成了磅礡雄偉的玄武岩海岸景觀。

20120821-053238-DSC_0647.JPG

沿著烈嶼環島自行車道到青岐機動巡邏站後走到海邊,然後沿著海岸往西走,在經過一片沙灘之後,可以見一片覆蓋在紅土下的柱狀節理,從這裡開始,就進入烈嶼出露玄武岩熔岩流與大塊礫石面積最廣泛的青岐南山頭海岸。

20120821-053238-DSC_0665.JPG

20120821-053238-DSC_0743.JPG

如果以澎湖玄武岩的印象來看這片柱狀節理,實在是很難把這片磚紅色的節理與澎湖的黝黑玄武岩連想在一起。然而這一片含有鐵質的玄武岩風化後,就會形成紅色的氧化鐵,也因此讓這一片玄武岩有了與澎湖玄武岩不同的面貌。

20120821-053238-DSC_0668.JPG 20120821-053238-DSC_0662-1.JPG

地表的玄武岩易受風化,因為熱漲冷縮的緣故,讓成分均勻的玄武岩由外向內開始崩解,風化面沿同心圓方向而剝落,形成同心圓狀的剝離層,看起來像洋蔥,因此稱為「洋蔥狀風化」,讓這片岩壁比其他地方多了些表情變化。

20120821-053238-DSC_0710.JPG

由於岩質中所含的氧化鐵濃度不同,這片岩壁呈現出土黃、磚紅到紅褐一系列夾雜的繽紛色彩,讓這片玄武岩岩壁展現出多彩的面貌。

20120821-053238-DSC_0718.JPG

而被風化淋溶的氧化鐵滲進岩壁下的黃白色瓷土層表面,再因潮汐的力量揮灑雕琢,便形成抽象畫般的天然紋路,成就一幅幅水與石共筆的大自然風景長卷。

20120821-053238-DSC_0749.JPG

再往前,散布在潮間帶上黝黑的玄武岩石礫數量漸漸增加,逐漸展現出與剛才白色沙灘不同的氛圍。錯亂散置在此的玄武岩石礫,大的直徑可達數公尺,許多原本來自於鄰近的其他玄武岩岩壁。

20120821-053238-DSC_0752.JPG 

走進玄武岩礫灘中,可以發現這裡的基質仍舊是富含氧化鐵的玄武岩,就這樣出露在潮間帶上,承受潮汐浪花的掏洗,呈現出比岩壁更細緻的節理。地勢比較低下的地方,承接了從崖頂崩落後隨著潮水漂浪到此的黝黑玄武岩石礫,而這些外型粗獷的玄石恰如護衛般,羅列在紅色細緻節理旁,液自己的身軀為它們抵擋海潮的侵蝕。

20120821-053238-DSC_0754.JPG

平躺在地上紅色節理,承受了烈日海潮的剛毅筆觸,在玄武溶岩流冷凝乾縮時形成的節理,經過大自然力量延著節理線的雕琢,呈現一幅從宇宙洪荒以來就開始動筆的美麗圖畫。玄武岩石經過焠煉後的堅硬本質在蜿蜒曲折的節理線穿梭下,不再是初見天日的剛硬直線,而是展現出一種歲月撫摸過後的圓融,一種時光之流駐足後的溫柔,吸引著偶而隨著潮水而來的過客在此停留,甚至如石蚵藤壺般就此落戶,成為水石樂章中的點綴音符。

20120821-053239-DSC_0790.JPG

前方的岬角,就是金門地區最壯麗玄武岩地景所在地的南山頭,沖天而上的黑色玄武岩柱,彷彿是從地下衝上天際的玄武熔岩流的瞬間凝滯,留住了渾沌出開時的壯麗。雖說天地玄黃,但如今的天空是如此清朗,璀璨亮麗的蔚藍是天空的主色,那是不是原本凝滯在天空上的那抹黑,就在石柱的引導下降落地面,然後留下一些黑色在這些玄武石柱上,記錄下這裡曾有的驚天巨變?

20120821-053239-DSC_0871.JPG

岬角下的礫灘,不再有磚紅色的岩石節理,而是回復天地初開之時的墨黑。

20120821-053239-DSC_0766.JPG

深灰黑色的玄武岩上,常常佈滿了熔岩流冷凝時產生的氣孔,這些氣孔裡有時會充填著薄層次生礦物,尤其是含綠色細粒的橄欖石斑晶數量最多。

20120821-053239-DSC_0829.JPG

這一片玄武岩岩壁有明顯柱狀節理,漲潮時海水可以直接到達岩壁下方,所以這裡的玄武岩很容易潮汐波浪及本身柱狀節理的影響而發生塊體崩落,這些崩落的石塊,便是下方礫灘石礫的來源。

20120821-053239-DSC_0787.JPG 20120821-053239-DSC_0809.JPG

在過去那個兩岸對峙的年代裡金門與烈嶼的整個海岸都是管制區,軍事碉堡也在這個時期大量出現在金門海岸,成為代表那個年代的特殊地景。青岐南山頭的這一片海岸也不能倖免,就算玄武岩的硬度極高,柱狀節理間還是在人定勝天的思維下硬被掘出了碉堡等軍事設施。這些軍事設施的出現加速了玄武岩柱狀節理崩落的速度,近年來幾個較大的崩落都是發生在上方有碉堡的地方。

20120821-053239-DSC_0812.JPG

玄武岩柱間的碉堡,見證了兩股政治力量互相角力的過往,雖然在悠遠的地球歷史裡,任何政治實體的出現都宛如曇花一現,但是對於生活在當下的人們來說,身心感受的深刻卻是一生一世,甚至綿延幾個世代。當時光的流走過,宇宙生命此起彼落,活在當下的,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感受造化的玄奇。那麼雄偉玄武岩柱中的碉堡呢?給予人們的會是什麼樣的感受?是粗獷豪邁的相乘?還是人定勝天的讚嘆?或者,僅僅只是一種無言?

20120821-053239-DSC_0767.JPG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早有人相上了這裡玄武岩堅硬的石質,巨大石礫上整齊的方孔,應該是某個時期人類留下來的傑作。

20120821-053239-DSC_0859.JPG

20120821-053239-DSC_0849.JPG

海潮之聲是天地創始之初就存在於地球上的聲音,幾十億年的盪漾迴旋聲響不知道曾經縈繞在多少生命的耳際。

20120821-053239-DSC_0835.JPG

望眼不見邊際的海洋是地球上最遼闊的場域,所有生命的開端都從這裡開始,所有生命的終結也將會返回此處。青岐海岸的玄武岩柱,記錄了某段地球生命的雄偉,而我們有幸在有生之年可以親眼目睹。

20120821-053239-DSC_0842.JPG

雖說我們無法親臨混沌初開的年代,但在這段海岸,我們窺見了宇宙洪荒的一隅,古往今來的時光,上下四方的空間,萬物的存在都是一種偶然,萬物的相遇則是一種被稱為緣份的不期然,天地風雷造化奇,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用心去感受這一份神奇。

20120821-053239-DSC_0875.JPG

走過南山頭,灘地上的玄武岩石礫數量越來越少,烈嶼的海岸也從黑色礫灘逐漸過渡到白色沙灘,從粗獷雄渾轉換成旖旎動人,新的主角即將豋場,不過,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20120821-053239-DSC_0762.JPG

 

 

粉絲專頁
北雁南飛-金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lison
  • 比較喜歡有氧化鐵成分的紅色玄武岩,
    尤其還有漂亮的紋路!
  • 真的很美 ^^

    北雁南飛 於 2016/07/02 20: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