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官澳回到金城,大家都累了,各自找地方用晚餐後,又各自的分開,有些人就回軍友社去休息了。

雁子我跟北都、又寧看看時間還早,就走出軍友社在金城市街裡閑晃,晃到城隍廟附近,聽到鑼鼓聲響,便加快腳步往城隍廟而去。

果不其然,城隍廟前的大埕正在演戲。

三個人低著頭穿過人群到廟口找位置坐下,驀然發現,原來八月跟二月兩夫妻早就在這裡了。快快找張椅子坐下,開始欣賞台上的戲文。

這一夜的浯島城隍廟,大紅色的燈籠織成一片吉慶的網,以最喜氣的色彩妝點一年一次的城隍遶境。

戲台上「廈門翔安戲校高甲戲實驗戲團」的橫掛告訴我們今天看的不是歌仔戲,而是高甲戲,至於什麼是高甲戲,看戲的時候也搞不清楚,只知道台灣幾乎看不到,回家查書才知道原來高甲戲也是一種閩南地方戲,是一種融合了北曲(平劇)及南管特色的戲,因為兩者交加演出,所以也叫「交加戲」,也有說因為戲文中文戲武戲交加出現,才叫「交加戲」,不過這些問題就讓戲曲學家去研究就好,我們只要乖乖看戲就好。

在金門看大陸人演戲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經驗,明明看起來就是歌仔戲的樣子,唱腔就是不太一樣,口白的腔調也有一種奇妙的違和感,不過演員們的努力不比台灣的差,表情也沒想像中的僵硬。雁子我是客家人,雖然台中住了十幾年,台語用聽的有時還是不甚了解,更何況是用唱的,還好舞台兩邊有大大的字幕機,用繁體中文(這又是一個驚奇)告訴觀眾戲唱到哪裡了。

今天上演的是「文貞公主」,講一個公主配三個駙馬的故事,真真假假之間,趣味就此產生。故事的大綱是說文貞公主有個名喚「黃金龍」的駙馬爺,因為征戰未回被誤以為辭世,皇帝跟皇后因此把文貞公主再嫁副將「白玉龍」,但是白玉龍已經有妻室,皇命又不能違,回家跟妻子商量後,決定夫妻一起娶公主,對外由白玉龍當駙馬,在官邸則由白玉龍妻當駙馬,夫妻倆跟公主一起串通好來瞞著皇帝。大難不死的黃金龍被旅店老夫妻收留,聽到公主再嫁大為光火,旅店夫妻也幫他出點子,告御狀,最後終於讓黃金龍回到京城,與文貞公主團聚,白玉龍夫妻也回復原本的生活。

很有趣的戲,旅店夫妻說唱的逗趣,讓滿場哈哈大笑,老公公演的興起,竟然連頭套掉了也不知道。

只可惜,看戲的大多是老人家,放眼望去只有我們幾個是年輕人。

我從廟門口回頭看,城隍廟裡不復以往的陰森,在這節慶的夜裡,廟庭雖然杳無人跡,卻有著一種難得的寧靜。

戲看完了,我們心滿意足的回軍友社,若你問我看完這齣戲的心得,我告訴你,我學到了一句話:「雁子從一終,燕子不獨眠」,將來告訴家裡那一個,他一定很受用。^^

(2006/05/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北雁南飛 的頭像
北雁南飛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