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金門城外古讖石

金門城南門外的海濱有一塊巨岩,千百年來固守在此,看盡每個潮起潮落。年華若逝水,浪花掏盡千古英雄,關於這片海的故事,竟已少有人得知。石頭成為了一種印記,記註了某個已不為人所熟知的過往。

不知道從什麼人開始,給了石頭一個特殊的名字-古讖石。

金門城外古讖石

從遠處看這塊被稱為「古讖石」的巨岩,是不太看得出個所以然的,只覺是塊金門地區常見的花崗岩塊,若硬要說有什麼不同,或許那宛如刀削過後的平整岩頂可算是一大特色,但這特徵又似乎不是那麼的稀奇,在這以花崗岩為基質的金門島上,擁有相同平整岩頂的巨岩就算沒有一百,也有那麼幾十塊。於是乎,一直以來,沒有太多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歷史文獻上,最早有這塊石頭的記載,應該要算是清光緒八年(1882年)的《金門志》。卷二《分域略》的「南磐山」條下有這樣的記述:

金門城外古讖石

南磐山:由獻臺西轉,其石如磐,故名。背城面海,氣象萬千,為備海要地。上有嘯臥亭。明都督俞大猷守金時,題其石曰「虛江嘯臥」;門人楊宏舉繼治構石亭,贊曰:『汪洋滄海,波浪怒來;我有片物,揮之使回』。國朝雍正間,燕山朱杰鐫「大觀」二字,總兵呂瑞麟鐫「如畫」二字。仍有「砥柱觀海」諸字及詩石二片,一明丁一中題、一朱杰題,俱莓苔不可辨。旁即寶月菴,臨海有石;鐫『金門外,谷神完;賊舟泊,誰有生還?來者不信,即往而觀』六句,不知何時何人所題。亭北數武,塔巍然;明百戶陳煇鐫「湖海清平」四字,又有「文台寶塔」四字。人每於此登高焉。

在此之前的文獻,無論是明代洪受的《滄海紀遺》或是各家詩文集,都不見此石的記述,而且就算《金門志》上提到了它,它依舊是一塊沒有名字的石頭。 

0005.jpg  

香港科技大學圖書館裡收藏有從一本名為《An embassy from the East-India Company of the United Provinces,to the Grand Tartar Cham,emperor of China》書中所得的圖版。這些圖版最早是在1670年由荷蘭駐華公使Johannes Nieuhof出版,但在1729年由Pieter van der Aa再版,香港科技大學所藏者即為此一再版的圖板,在這圖版中,有一幅名為《De Stadt Quemuy》的圖。

p08-2.jpg

這幅圖目前已經被香港科技大學圖書館放在網路上供人參閱,網址為http://library.ust.hk/info/exhibit/maps-2002/maps-postcards.pl?p08.jpg

從繪圖的年代來看,大約是十七世紀末期(西元1655年為明永曆九年,清順治十二年),而圖中的「Quemuy」是金門的古名,圖中所描述的正是當時西方人從金門外海經過時所望見的「金門城」。圖上我加了幾個標註,其中的1、2、3分別是金門城的南門、西門與東門,4是文台寶塔。至於標註5的位置,有些近人的文獻認為是金門三塔之一的茅山塔,但以相對位置而言,茅山塔應該是在標註6的山頭,而不是在5的位置。所以,要不就是前人繪圖時出錯,要不就是5的位置是一座不為人所知的塔。

金門城外古讖石

從小老師就教我們不要隨便懷疑別人,所以在沒有更多證據之前不能隨便講人家圖畫錯了。但是怎麼會有一座不為人所知的塔在5的位置上呢?

關於這一點,目前似乎都沒有人提到過,但巧合的是,標註5的地方似乎就是現在「古讖石」的所在位置。所差別的是,現在沒有塔,只有一塊刻著讓人看不懂的文字的大石頭。

金門城外古讖石

雖然清光緒八年(1882年)的《金門志》紀載了這塊石頭,但「古讖石」的名字卻是現在的產物。1991 年增修的《金門縣志》中,卷二《土地志》《勝蹟》中有「古讖石」一條:

古讖石:在南磐山,臨海有石鐫:「金門外,谷神完,賊舟泊,誰有生還?來者不信,即往而觀」二十一字,不知何時何人所題,相傳自開浯時即有此讖,俗乎曰讖石,今雖歷久剝蝕,而字尚可辨。

增修的《金門縣志》對於這一條並沒有提出資料來源,而1968年的《金門縣志》也無提及此,甚至在「南磐山」條下的記述也比《金門志》中簡略,只節錄「由獻臺西轉,其石如磐,故名。背城面海,氣象萬千,為備海要地。上有嘯臥亭」諸句,對於這塊石頭是略而不談的,更不用說以「讖石」名之。 

金門城外古讖石

辭典中對於「讖」這個字是這樣解釋的:「將來能應驗的預言、預兆」。講得淺顯易懂點,就是「一種對於未來會發生的事所做的預言。」

金門城外的這一塊石頭,或許真的就是那一座不為現代人所知的塔殘留的附屬物,也或許真是鄉野傳說中深奧不可解的預言石,但無論如何,它的存在豐富了金門城的文化內涵,也為這個形勢「固若金湯,雄鎮海門」的城池增添了許多傳奇色彩。

金門城外古讖石

在這個最早有「金門」之名的古城海濱,如今幾乎已不見有人在此定居,無論是因為清初的禁海令,或是國共戰爭期間的兵馬倥傯,金門城南門外的這一片海濱,成為候鳥落腳休憩的安靜所在,除了千百年不曾間斷的浪濤聲外,就只剩下吹揚沙塵的風經過時所帶來的呼呼聲響,但前人仍留下了不少足跡在這個無人的海灘上,花崗岩上斧鑿的痕跡見證著人為曾經在此的開發,但除此之外呢?

金門城外古讖石

想要解答這鐫刻在海角巨石上的預言嗎?

仔細思考古讖石上的

金門外
谷神完
賊舟泊
誰有生還
來者不信
既往而觀

的二十一個文字吧!

或許,想辦法撥除附近已經堆疊成山的積沙,也能尋求出被壓疊在時光之流深處的蛛絲馬跡。

 


粉絲專頁
北雁南飛-金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安頭
  • QUEMOY.其實823根93國外報導都是使用這個用語! 至今國外依然有使用!

    只是KINMEN好像是後來國人自己使用.另外JINMEN國外也使用不少!
  • 其實我也比較偏向於使用Qumoy
    因為這跟原本的發音比較相近
    不過官方都是使用KINMEN......

    北雁南飛 於 2011/02/15 11:53 回覆

  • 羅元信
  • 版大您好
    今年我會去趟金門
    可以指點前往此石的路徑嗎
  • 請問羅大
    您預計哪時候去金門呢?
    後學還滿常回金門的
    或許有緣同行?

    北雁南飛 於 2012/05/18 16:30 回覆

  • 羅元信
  • 目前還不一定......
    或許會八九月間
    也許是年底去聽聽金門學討論會時才去
  • 請問您
    金門學討論會是什麼時候呢?

    北雁南飛 於 2012/05/22 20:39 回覆

  • 羅元信
  • 今年是成大辦的
    但到目前為止還沒見有正式發佈舉辦日期的消息
    可能會像第一和三屆一樣到十一月才辦吧

    當我要去之前
    會先和你打個招呼的

  • 感謝您 ^^

    北雁南飛 於 2012/05/23 21:54 回覆

  • 羅元信
  • 版大您好:

    關於古讖石於石上之塔
    我寫了點東西 恭請版大有空來瞧瞧指教
    http://blog.yam.com/RobertD/article/54811915

    成功大學將於10月5日至7日於該校舉辦今年度的金門學學術研討會
    但迄今網上還找不到關於發表論文概要與場次資料
    會不會去聽我也說不準
    目前是預定十一月時要去金門

    敬祝 大安
  • 哇!
    那一篇真的寫的非常專業啊
    果然是專家級的

    請教一下
    您文中的古龍頭鄉土誌在哪裡可以取得呢?
    謝謝

    十一月在下應該也會回一趟金門
    或許有機會一見 ^_____^

    北雁南飛 於 2012/09/08 14:34 回覆

  • 羅元信
  • 「浯洲古龍頭鄉土志」這本書
    我是在國家圖書館的新書區找到的
    另外根據「全圖圖書書目資訊網」的著錄
    在台灣還有高雄市立圖書館
    以及國立中山大學、台大、清大、交大、成大這幾所大學的圖書館有
  • 謝謝大哥的指引
    感恩 ^^

    北雁南飛 於 2012/09/13 23:44 回覆

  • 羅元信
  • 致版大 :

    敝人將於本月22至26日去金門一趟
    想請教您屆時是否也在金門?
    還有
    若要前往古讖石所在崖面的上方
    有路可達嗎?
  • 真是很抱歉
    這幾天工作忙碌
    回覆得晚了

    11/22-26 我無法回金門了
    有緣下次再一起去嬉戲 ^^

    北雁南飛 於 2012/11/21 23:34 回覆

  • 訪客
  • 我在去金門之前抓了google空照圖
    再配合林美吟與唐蕙韻女士「金門城歷史文獻與文物調查」那本書裡標出的位置
    找出一條經過田間直達古讖石上方的小路
    總算親眼見到了
    之後又去找「行人贊」
    不過那兒的週邊狀況實在沒法叫人按讚
    活像地獄守門的惡犬即使被鍊住也挺嚇人
    豬舍的氣味就更不用說啦
    如果不是那兒的老伯指引
    我大概找上幾小時都見不到刻石在哪兒
    雖然不願壞人衣飯
    但我還是期盼縣府要是能協助輔導豬舍移位
    而且這豬舍就近在海邊
    它的廢水排放不會有問題嗎?
  • 羅大哥這趟回金門想來收穫豐富吧 ^^

    北雁南飛 於 2012/11/30 07:07 回覆

  • 訪客
  • 想去拜謁許太史和陳顯之墓
    自己去鑽樹林
    結果是天南地北都分不清
    看來只能等清明掃墓之際跟著人家宗族同行前往才找得到啦
    這次去還有到延平郡王祠旁瞧瞧陳樾夫婦遷葬後的墓修得如何
    順便也去了建功嶼 這還是第一次上去
    但我在網路上找到的潮汐表卻不準
    我上建功嶼在廿四日 農曆十一 白天乾潮時間在十二點十分
    結果我一直等到快兩點才能勉強過去
    真不知這潮汐表是哪來的
    我還去了文化園區歷史民俗文物館
    因為之前知悉陳樾墓發掘的文物放在那兒
    但到了特展室內 卻發現牆上對陳樾之子陳忠的武職經歷介紹
    幾乎全都是從我的「鎮國將軍陳忠行實考」一文中A來的
    而牆上並沒哪個地方有註明資料引述來源
    文化局也從來沒人就此事而和我聯絡
    若不是我自己來看 還真不知道他們如此抬愛ㄚ
    我是很樂意提供成果 也不想和人計較
    但被當成空氣透明人 斯可忍乎?
  • 原來陳樾墓的出土品在那裡啊
    多謝羅大哥告知
    下次回金門一定過去看看 ^^

    北雁南飛 於 2012/11/30 22: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