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金門庵前的牧馬侯祠右方有一幢紅瓦白牆的建築,雖然入口的門楣上高掛著「庵前社區資源回收站」幾個大字,不過高聳的圍牆與幽深的院落給人欲語還休的感受,但當人們在站前方時,卻又明顯能感覺到這院落似乎想要告訴人們關於它的故事,好像可以聽到Madonna《Live To Tell》的歌聲:

A man can tell a thousand lies
I've learned my lesson well
Hope I live to tell
The secret I have learned, 'till then
It will burn inside of me..........
一個人可以說上千個謊言
但我卻已經從其中學到教訓
希望我能夠活得夠久
能夠說出我所知道的秘密
它就像火焰在我心中燃燒.........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初夏,驟雨初歇,從紅瓦大門望進無人的院落,道路邊緣已經有一層厚厚的青苔,在這個應該是燠熱難解的季節裡,竟然透著一股「苔深不可掃」的涼意。或許,這裡真的曾有佳人在此「坐愁紅顏老」,等待著一段可能永遠不會履行的承諾。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初來乍到的人,很難從入口兩側充滿童稚的壁畫中讀出關於這個院落的過往,也很難看出這個建築群已經有將近一甲子的年歲,更不容易看出這裡曾住著一群謝輝煌《桂花風裡的小夜曲》文中「東西南北的淪落」的女子。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關於這裡,對很多人來說是一段隱晦的過往,但對民國四十三年以後到八十一年間曾在金門渡過身穿草綠服軍旅生活的漢子們來說,或許不曾進過這個大門,但如果說不知道它的存在那又太過做作了。如果你叫它做「軍中樂園」,那麼你應該在民國四十年到五十年間待過金門,或許你還曾經打過古寧頭戰役,曾經與渡海而來的共軍作肉搏戰。如果你知道它叫「特約茶室」,那麼你應該年輕許多,也或許你當時已是以軍為家,打過了古寧頭,又捱過了八二三,隆隆砲聲早已成為一種習慣,說不定子彈還曾經從你的耳邊擦過,如果你說你很早就來過這裡,那麼我想你一定是個校級以上的軍官,或許還是個將軍。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拙稚的壁畫掩不住旁邊深深的長廊,長廊的盡頭有幾個陰暗的房間,逐漸脫落的乳白色油漆下現出水泥的材質,似乎告訴人們,無論再怎樣明亮的妝點,總是無法改變事物灰暗的本質。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關於這裡,有太多真真假假的故事與傳說,相同的是主角都是「東南西北的輪調」的男子與「東西南北的淪落」的女子,因緣際會地來到戰地前線,所以有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嘆,無論之前是否相識,總是已經相遇,共同呼吸著硝煙味瀰漫的空氣。

多少年過去了,在這裡相遇的人們八方而去,如果有緣在異地相逢,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承認彼此曾經這樣的相遇。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我走在陰暗的長廊上,總是提不起勇氣踏進更陰暗的斗室之中,但我知道,眼前的景象必定不是「侍應生」們當年入住的場景。

影像中模糊的「役男報到處」指標其實本質是字跡清明的,只是看的人不知是心慌還是慌了手腳,越想看清什麼,卻反而得到不清晰的影像。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院落中的建築現在可以分成兩排,每排各兩棟,我不知道這建築群是不是本來就是如此配置,或許你可以告訴我。但我知道前後兩棟建築間都有一棵大榕樹,綠潑潑的樹蔭幾乎掩蓋住房舍,就像許多來過這裡的人們一樣想要掩蓋住屬於這裡的一段記憶。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我不知道,這棵大榕樹的樹蔭是不是當年便如此幅員廣大,當年在這裡的官兵等待「侍應生」呼叫自己的號碼時,是否也曾經在樹下晃蕩?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現在所見的建築群組最後方式一片長滿雜草的平地,在平地與後方樹林的交接處,矗立著一個二層樓高的水泥水塔。

無人的初夏,雨停了,卻沒人知道雨絲何時會再度飄落,再度滋潤這片天生天養的野草花。

宋柳州同知顏五郎墓

荒煙漫草間直立著一塊石牌,遠望宛如一塊墓碑,事實上,這裡在建為特約茶室前也的確是塊墓地。

這是金門顏氏開基祖顏必和次子顏五郎的墓地,關於這個墓,還有一段故事可以講,不過那是另外一段傳奇,以後有機會再告訴大家。先告訴大家顏五郎在宋神宗在位期間(1068-1085)曾任柳州同知,所以這是一個有近千年歷史的古墓。若是當年在此執業的紅妝素裹與尋歡的馬上將軍知道自己曾與千年古墓相伴,心中想必是五味雜陳吧!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站在現在所見的建築群最後方往大門看,淒清寂寥的畫面讓人無法想像這裡過去到底是怎麼樣的光景。在此相逢的天涯淪落人們,或許有著但求能長久的期望,在過去的那些日子裡,華燈初上時,月如鉤,煙鎖樓,紅顏名將相遇,只是這場十丈紅塵中的相遇後最終總是落成了青苔的記憶,或許是佳人獨自知,或許是將相暗回首,總是不再有交集,各自在人間白頭。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長廊,無人。

歲月,無聲。

凝滯的是一段屬於戰地獨有的特殊記憶。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當一切都已走遠,還會剩下些什麼呢?

「這些形形色色的「軍樂園文化」及「軍樂園情事」,其實也只是亂世人生中的串串苦楝花罷了。 」謝輝煌在《桂花風裡的小夜曲》中寫道。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走出這個金門特約茶室庵前分室舊址前,遠遠便望見旁邊牧馬侯祠新建的戲台,戲台的舊址原本原是一排營舍,營舍前的莒光臺已經夷為平地。

特約茶室大門內側有著「楓蓮山莊」四個字,記錄著這個場域曾有的變換。原來,它在特約茶室以後到作為資源回收站間的歲月裡,曾經被私人做為旅館經營,以其位於「豐蓮山」下而名為「楓蓮山莊」,倒也駐記了過去那個瘋狂年代裡,一群可憐的人們在如山軍令下的生活。只是過往的總被認為陳舊,只有惜福的人們能夠看出事物的價值所在,回收種種有形與無形的資源。

庵前特約茶室舊址

 

延伸閱讀

軍中樂園-金門小徑特約茶室展示館 

庭院深深滿庭芳-金門陽翟沙美特約茶室舊址 

戰地資源回收站-金門特約茶室庵前分室舊址 

桂花風過滄桑留-金門東蕭14號蕭氏洋樓(沙美特約茶室舊址) 

 

, , , , , ,
創作者介紹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安頭
  • 時代產物.不得不為之..以現代標準看之.自然以為是不尊重人性之行為..可是犧牲少數人之權益.維持大多數人之利益.不正是民主之行為?我也不解阿?

    不過對當時金門治安實有正面之貢獻! 依些衛道人士自然會看不慣.或是加以醜化..不過這是戰地時期一項重要措施.縱使此政策不尊重女性!
  •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
    對於特約茶室的存在
    我也是持正面的看法
    與其讓一切私底下偷偷摸摸的進行
    不如讓它浮上檯面管理

    這就讓我想起有個朋友說過的話:
    廢除風化區只會讓整個城市變成風化區

    對於侍應生們
    我真的覺得要給他們應該有的尊重
    而不是視之為洪水猛獸
    只可惜似乎很多人不這麼想
    總是試著抹去這一段歷史

    北雁南飛 於 2011/06/01 10:19 回覆

  • jasonla1996
  • 在金門服役的時候,
    我聽一些老士官都稱之為831
    是甚麼典故,我就不知道了。

    在東碇島服役的時候,
    輔導長曾應老士官的要求,
    向上級申請派831到島上,
    後來派了兩位,住了一個船期。

    許多老士官是老單身漢,
    在島上很悶,有時脾氣不好,
    那個時代,831是合法的,也是有其貢獻的!
  • 831這個名字到底怎麼來的
    一般的說法不外是軍中樂園的電話號碼或軍用名碼表"屄"字的代碼"8311"
    但前者似乎不是事實,後者又帶有侮辱的色彩
    對那些侍應生來說實在是不公平
    所以事實為何
    大概就像它們在歷史中的隱諱地位般
    只能讓後人去猜了.......

    說真的
    如果沒有這些侍應生
    只怕金門在當年的那樣環境下
    會衍生出更多社會問題與軍民男女感情糾紛吧

    感謝您的回應 ^^

    北雁南飛 於 2011/06/01 18:34 回覆

  • 星空旅人
  • 記憶有點模糊了, 我記得大門掛的木牌子上落落長的一串寫著:

    "國軍第831營站金防部特約茶室庵前分部..."

    所以, 831 應該是正式番號吧, 就像其他福利站一般...
  • 多謝您的分享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的說法
    感恩 ^^

    北雁南飛 於 2012/02/25 17:15 回覆

  • 星空旅人
  •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的說法

    應該不會錯, 畢盡有那麼段日子是在這裡混的...

    >"走出這個金門特約茶室庵前分室舊址前,遠遠便望見旁邊牧馬侯祠新建的戲台,戲台的舊址原本原是一排營舍,營舍前的莒光臺已經夷為平地。"

    這張照片看了好久, 才猛然意會到拍的是那裡, 思緒一下子陷到另一個時空中, 錯亂了...

    戲台? 沒見過. 營舍? 沒見過! 莒光台? 有這玩意嗎? 我只記得, 沿著831圍牆的是一條小路而不是現在的廣場. 小路的另一側, 831的對面是一整片樹林, 林子裡, 有一個幾乎沒人知道的隱秘靶場. 曾經, 上頭交辦高級軍官射擊測驗, 於是我將靶場略做整理, 然後半開玩笑的下了電話記錄: "請各營營長本日 XXXX 時到庵前831門口集合打手槍..."
  • 莒光台就是牧馬侯祠正前方的那個司令台:
    http://papilio0204.pixnet.net/blog/post/4018178

    北雁南飛 於 2012/02/26 13:53 回覆

  • 星空旅人
  • 正前方...

    錯亂不是沒有原因的...

    敢問, 遙望戲台那張是朝南方吧, 最後一張大門照片是對著北方, 右手邊是牧馬侯祠, 左邊的路是往莒光樓方向, 楓蓮山莊與牧馬侯祠並列, 都是座北朝南的走向?

    這些日子來, 看著網友的照片, 總是懷疑一件事, 那就是楓蓮山莊並不是原本的 831 !

    如果是牧馬侯祠正前方的那個司令台, 那就是原本 643 的營部, 當年應該隔著重重木麻黃, 很難一眼看穿吧...

    >院落中的建築現在可以分成兩排,每排各兩棟,我不知道這建築群是不是本來就是如此配置,或許你可以告訴我

    如果我猜想的沒錯, 那答案就是 NO!
  • 我當兵的時候金門早就沒有831了
    加上這幾年金門的變化相當大
    或許你可以親自來看看
    確認一下跟你印象裡的是不是一樣

    北雁南飛 於 2012/02/27 10:27 回覆

  • 諺仔
  • 不曉得你是否已經完成金門顏氏開基祖顏必的墓地故事呢?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