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

七七剛過,七十四年前蘆溝橋上的那一戰已經隱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在台灣的媒體仍然停留在女神卡卡來訪的餘韻當中時,幾個相關的紀念活動幾乎得不到關愛的眼神,蘆溝曉月是落入青苔的記憶,在曾經被日本統治過五十年的台灣如此,那只被日本統治過八年的金門呢?在當今中華民國唯一的官方報紙《金門日報》中,只有張建騰先生一篇《老父抗日烈士洪明華祭拜》報導提醒人們金門與抗日相關的記憶。

然而,金門抗日的史實不只一頁,島嶼東北角的西園聚落旁更有一座「西園抗日紀念碑」,駐記一段福建南安「復土救鄉團」的抗日歷史。

 

「西園抗日紀念碑」位於金門西江灘頭,落成於民國八十六年九月卅日,直立高聳的紀念碑頂端一個耀眼的青天白日標誌,之下是一個金屬材質的英文字母「V」,然後就是一個洗石子材質的四方柱狀紀念碑。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

紀念碑的四個面浮起四個黑色大理石材質結構,除了正面那一塊刻有「西園抗日紀念碑」外,另三面沒有任何刻字。

這一塊紀念碑紀念的是發生在日本佔領金門期間發生的「西園事件」:

1937年10月26日,日本軍隊在金門城與古崗登陸,許多金門居民逃難到大陸。隔年1月1日,日本台灣福大公司在金門設立金門出張所,並於11月初在西園新闢鹽場二十三副,請來三名日籍技師。

當時西園鹽場的包工黃世澤,與鄉親黃情鎮、黃玉斗、黃東海與葉神筆等人參加了1938年5月在南安成立的「復土救鄉團」,當時的成員有張西湖、王觀漁、趙有源、蕭克善、王精美、蔡乘源、張榮強、楊培祥、蔡蔭棠、王安克、胡燦英、許順煌、何克熙、何水托、黃東海、黃神比、黃世澤、黃情鎮、黃玉斗、楊清務、王興漢、陳金漢等四十餘人。1939年4月,復土救鄉團襲擊設於馬山的日軍兵營,十六名日本海軍陸戰隊中,除了一名如廁士兵外,其他人都被射殺,三個人被割去首級。隔年2月5日,復土救鄉團成員襲擊沙美偽區公所,原想活捉偽區長郎壽臣,但不小心誤殺。同年7月,襲擊瓊林派出所,但恰巧日本所長不在,所以只抓到一個金門籍的工人。

「西園事件」的起因就是復土救鄉團第四次的襲擊行動。1942年5月10日,復土救鄉團成員襲擊西園鹽場,將三名日籍技士綁到大陸,黃文斗、黃世澤、葉神筆與黃情鎮當夜搭船逃離家鄉。日軍遂在西園展開大規模搜捕行動,把黃情鎮父親抓到後活活打死,又抓了黃東海及平日負責划船的黃水萍、黃文戆與陳九映等四人到後浦(今金城市區)遊街示眾,然後再帶到西園海邊斬首殺頭。

這段期間,日軍也搜捕了其他西園村民,有些抓到廈門虎頭山去囚禁,用灌水的方式將村民肚子灌滿水,然後要他們仰躺後用輪子從身上滾過。許多人受不了這種刑求,只好招供,導致被抓來的人越來越多。有些人則是在金門時就被活活打死,或是將他們餓了一陣子後,送到大海的島上去「望中央」。這些被流放的人後來被收留在晉江,通知當時已遷到大嶝島的金門縣政府相關人員派人探視。但這些人因為長期饑餓後吃了蝦粥,導致腹瀉而死,最後只有兩個人在珩厝活了下來,抗戰勝利之後才返回金門。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

「西園事件」株連西園村民百餘人,被押往廈門嚴刑拷打,因毒刑傷亡或釋放後病死者有有廿餘人之多。雖然倖存者黃世澤曾陸續寫信給蔣介石,寫信給蔣經國,然而這一段史實卻依舊無法得到彰顯。直到一位服務於七海官邸的西園鄉親主動幫他轉信給蔣經國,幾經波折之後,責由金門縣政府自行定奪建碑紀念事宜。

等到陳水在擔任金門縣長,終於於民國86年,在西園海邊樹立起了這座「西園抗日紀念碑」,然而距離「西園事件」的發生時間,卻已經相距半個世紀之遙了。

紀念碑基座的正面上刻著:

西園抗日烈士千秋

浩氣長存

縣長 陳水在印題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歲次丁丑梅月立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

紀念碑基座的側邊,則有一塊「參加抗日烈士芳名錄」石碑,記載著「西園事件」中犧牲的人名:

參加抗日烈士芳名錄

黃東海 李清祐 黃清培
黃水萍 黃朝吉 黃榮壽
黃文憨 黃奕爽 許乃豬
陳九映 黃贊坤 鐵成德
黃金楓 黃安田 黃朝君
吳媽在 蔡 卻 林 椪
莊永函 陳怡謀 黃奕向
吳惠民 黃秋速
黃桂棹 黃天朝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歲次丁丑年梅月立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

另一邊的基座台基上則是刻著紀念碑豎立時的工作人員:

籌建西園抗日烈士紀念碑委員會

籌 建 人:黃世澤
主任委員 :黃平生
副主任委員:黃世雄
委   員:黃金田
委   員:黃榮燦
委   員:黃朝宗
委   員:黃振展
委   員:黃水生

主辦單位 :金沙鎮公所
鎮   長:黃清凜
秘   書:陳昆第
課   長:朱國華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歲次丁丑年梅月立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

紀念碑正後方的碑文,則訴說著金門的這一段抗日遺事:

抗日烈士英雄事略

  金門人不可不知金門事,「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而我們既身為西園人,實亦不可不知西園事。 

     民國廿六年蘆溝橋事起,拾月,日寇陷金門鐵蹄肆虐,欺壓蹂躪。廿七年五月,我抗日義士在南安組成「復土救鄉團」,受福建省調查室節制,參加者多為金門人,有黃世澤、黃情鎮、黃玉斗、黃東海、葉神比等,皆屬熱血青年,深明民族大義,禦外侮保社稷,當仁不讓,視死如歸,奮勇鋤奸,冒險犯難,參與諜報工作,經歷許多可歌可泣,英烈悲壯事蹟,同志犧牲,親友死難,無辜同胞受及殃及,或奉祀忠烈、榮獲褒揚;或難予稽考,湮沒無聞,全部是應當受到尊崇的「烈士英雄」。 

     復土救鄉團,於廿八年四月曾襲擊官澳城角日寇駐紮海軍戰隊營部,當場擊斃十六人;廿九年二月及七月先後夜擊沙美偽區公所,與瓊林偽派出所,繼於三十一年五月再受命潛返西園,逮捕看守鹽場日籍技師三名,斯時,日軍認以西園鄉親內串勾通嫌疑,株連百數十人,最為慘烈,至廈門日軍最高司令部偵詢酷刑,並於七月間將涉嫌有罪證者黃東海、黃水萍、黃文憨、陳九映等四員押返西園鄉位於西江海灘斬首。

     民國三十四年秋,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閩南工作處,指派黃世澤返金宣達日本投降命令,受到圍觀民眾熱忱歡迎,十月四日,福建省保安縱隊第九團上校團長朱鏡波接受日軍廈門海軍部隊駐軍派遣中尉嘉籐行雄率部舉行受降儀式。彼等為保家衛國,伸正義,獻心力,甚而犧牲寶貴生命,且不論成功或成仁,生時義烈,死後寂寂,荒草小徑,空對斜陽,良可傷痛,立碑為祀,一則可將湮沒史實傳諸後世,二則行告慰烈士們在天之靈,使死義者瞑目,倖存者無憾,誠乃刻不容緩。今碑成謹述其事略。 

西園籌建委員會        敬撰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歲次丁丑年梅月吉日

只可惜,在紀念碑文中,最後落款的是「西園籌建委員會」,一頁抗日史實成了地方鄉里之事。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

如今的「西園抗日紀念碑」矗立在西園村外,想要找到這個觀光旅遊景點,如果只是詢問「抗日紀念碑在哪裡?」是不容易問到的,要問「烈士園在哪裡?」才容易問得到路。

紀念碑前,兩排美人樹已高大成蔭,以濃綠的樹蔭為來訪的遊客提供夏季裡的陣陣清涼。

金門西園抗日紀念碑海濱

從紀念碑旁的海濱向外望,隔海便是大嶝、小嶝、晉江與廈門,濱海的潮間帶上,軌條砦整齊的橫列,是金門最有戰地氣息的景觀。在這金門本島東北角的邊陲之地上,一頁被人淡忘的抗日史實在這前線的前線上,慣看著春花秋月。紀念碑上的廿五人中,有些人的姓字如許順煌、許水龍、洪水尚、洪水枝、洪培育、陳前琪、吳水派、李文秀、陳榮、陳欽瑞、李炎佳及王精英等金門鄉親般列入太武山忠烈祠中,唯有在這故里的紀念碑,留下了一段留與後人訴說的事蹟。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金門西園抗戰紀念碑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ㄚ信
  • 關於「復土救鄉團」的行動
    有一件事過去似乎不曾有人提起
    那就是該團襲擊的目標郎壽臣
    和團員之一的張榮強老先生竟然是有親戚關係的
    根據1991年張榮強執行企劃編輯之
    「金門青嶼社張氏重恩堂集及族系譜圖等專輯」一書中
    「均正公長房長之二族系譜圖(1)」所示
    張榮強老先生的祖父尊諱”不”,有四個兒子,長子名”嗔”
    關於張嗔的記載下有言:「字克密生一子校(歿後)招郎壽臣」
    算起來
    張榮強老先生和郎壽臣還是同輩呢
  • 哇!!
    阿信大哥來了
    真是稀客啊
    沒想到部落格搬到痞客來
    還會遇到大哥大駕光臨 ^^

    多謝大哥提供的資料

    謝謝 ^^

    北雁南飛 於 2012/04/12 19:0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