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北山斷崖

戍守的兵走了
走了,不知魂歸何處
留下此城
空悲嘯,在風中
初秋眼前更是一片蕭瑟
草長及胸,滿城飛舞
我想若是當年旌旗
那軍容該是何等壯盛
祇一舉步,便跨入
康熙年間,令人不解的
偌大城郭竟不設防
難道他們洞悉
我非探子,乃一憑弔人       林齡《億載金城》

北山斷崖

立春,東風解凍,在這個空氣中猶帶著寒意的日子裡,我來到了島嶼的西北角落,尋訪一甲子以前的戰場舊跡。

風,很大,吹得初生的麥苗輕顫。

尋找這個紅土斷崖已經好幾次了,還曾經冒失地到營區前探看,最後當然沒有得到衛兵的通融,抱著遺憾離開了隱藏在田野間的道路。

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如此巧合的機緣裡,來到了這個尋覓已久的戰場舊址。

海岸的說明牌,明白地標出斷崖位置,不能理解的是,為何以前就是找不到。

北山斷崖

雖然眼前不是億載的金城,站在斷崖上方,綿亙的金色沙灘像是鋪陳了隨著時光堆積的記憶,看著國防大學高主任甫看空曠沙灘的背影,我想到得還是那幾句:

戍守的兵走了
走了,不知魂歸何處
留下此城
空悲嘯,在風中....

崩落的亂石,遠方的亂雲,海潮捲起千堆飛雪,只是這一刻,看不見如畫的江山,遙想公瑾當年,不見多少英雄豪傑,寒風凜冽,提醒人們的,只是六十年前那場在沙灘上的肉搏廝殺。 

北山斷崖

故事的開始,就從如今停放在古寧頭戰史館前的「金門之熊」開始。

1949年10月24日下午,戰車三連配合守備部隊201師,在壟口沙灘舉行演習。黃昏時準備回頂堡駐地時,突然一部戰車履帶陷入沙中,想盡辦法也無法將陷入沙中的戰車開出,因此當夜色變暗後,楊排長要另一輛戰車留下來幫忙拖吊,沒想到連支援的戰車履帶也脫落在沙灘。據說,那天晚上很邪門,戰車履帶裝上去後一拖又掉,反覆拖吊多次後,終於在晚上11、12點才處理好。因為時間太晚,官兵也筋疲力盡,於是全排暫時在沙灘休息,等天亮再回隊部。25日零時30分左右,海岸忽然亮起信號彈,沒多久,大陸方向開始炮擊,許多砲彈落在戰車附近,共軍也在此時涉水登陸,古寧頭大戰就此展開序幕。 (遺落的戰史-金門之熊的故事http://www.huaxia.com/js/jsgc/00128754.html)

北山斷崖

「金門之熊」其實是二次世界大戰美軍棄置在菲律賓叢林的報廢車輛,1949年元月份由國軍廿二兵團李良榮司令命直屬戰車營陳振威營長等到上海碼頭接收來的廿餘輛美制M5A1戰車之一,這批報廢車輛不但生銹斑剝,還沒有炮管及油箱,但徐蚌會戰後戰車都打光了,只好廢物利用,經過四十幾天克難的整修,沒想到後來居然變成金門保衛戰的功臣,甚至被封為「金門之熊」。

北山斷崖

古寧頭大戰從10月25日凌晨打到27清晨,打了三天兩夜,最後一天清晨,國軍清掃戰場時,仍有一千三百人受困於北山斷崖之間動彈不得,雙方發生激烈戰鬥,共軍死亡四百餘人,其餘九百餘人集體繳械投降。總計整場戰爭,登陸共軍一萬五千餘人,有七千三百四十一人被俘,其餘戰死。

戰史館裡有一幅油畫,描述的正是古寧頭大戰結束的最後一幕,登陸共軍投降的場景。

北山斷崖

經歷如此的重要戰爭之後,北山斷崖沿海當然成為戰略要地,一直到最近幾年,海邊都還有地雷。現在雖然這一帶都已經掃雷完成了,但重要的位置依舊有駐軍,沙灘上的軌條砦也依舊保留,見證那場沙灘上曾經驚心動魄的搏殺。 

北山斷崖

北山斷崖

一個甲子過去了,斷崖在海浪的淘洗下逐漸向陸地退縮,曾經臨崖堅守的碉堡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總有一天終將崩落在沙灘上,與千瘡百孔的貓空石一起依戀地回首曾經在高處的歲月。在某個不可知的未來裡,海潮會掩蓋住崩落下來的一切,就像所有的事件終將被歷史的洪流所掩蓋般,消逝在時空的長流之中。 

北山斷崖

對於這片海來說,六十年前驚心動魄的那一瞬間,與漁人留下足跡的這一刻有何不同呢?

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

蘇東坡遊完赤壁後如是說。

我不是蘇東坡,看完北山斷崖只能說:

往下一個點移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