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61

「桃花難畫,因要畫得它靜。」民國初年的作家胡蘭成,用這樣的兩句話作為自傳體小說《今生今世》的開頭。卻又憶起故鄉村中井頭的那一棵桃花,開花時爛漫到難收難管,卻依然簡靜。

在台灣,桃花真的是開花時比較簡靜的花,雖然花開時有撲天捲地之勢,卻因為深受日本文化影響的台灣人在冬末春初時著迷於「賞櫻」,所以不會有太多人聞花開而八方雲集,得以享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但年輕心性總是喜歡熱鬧的,燦美如花的年紀裡,吆喝一聲就呼朋引伴地四出風神似乎也成為一種理所當然。只是這樣的接近狂亂,是不是真的就是青春的本性?

「青春自身可以是一種德性」,春風少年兄總是都能讓人感受到那股屬於年輕的恣意與放縱,無論是在時尚都會還是山野林間。

我在霧社往廬山溫泉的榮華巷路邊遇見了幾片桃花。

當一路常常看見遊人因為眼前盛開的櫻花停留拍照時,會為了桃花而停留的人除了我們之外,幾乎是沒有了,少數停車的人又往往是把桃花誤認為櫻花了。

桃花無語,無論是不是有人為己停留,依舊展露著燦美笑顏。

這一日子艷陽和暖,南風薰人,樹頭早花新著,春意漸濃。程英指著一株桃花,對黃蓉道:「師姊,北國春遲,這裡桃花甫開,桃花島上的那些桃樹卻已結實了罷!」她一面說,一面折了一枝桃花,拿著把玩,低吟道:「問花花不語,為誰落?為誰開?算春色三分,半隨流水,半入塵埃。」黃蓉見她嬌臉凝脂,眉黛鬢青,宛然是十多年前的好女兒顏色,想像她這些年來香閨寂寞,自是相思難遣,不禁暗暗為她難過。

金庸《神雕俠侶》第三十八回〈生死茫茫〉

武俠小說大師金庸筆下的桃花,總是帶著幾許惆悵。程英藉桃花排遣自己對於楊過的相思,而她的師父黃藥師平日更是深居在滿開桃花的桃花島上思念亡妻。

榮華巷裡的桃花,有著桃花不輸人的氣質,卻心甘情願地在這群山環抱之中無怨地吐蕊芬芳。

我不是那手折桃花低吟的程英,更不是那有「人面桃花」之嘆的崔護。沿路一樹又一樹的桃花,對我而言,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經過。

只是,在這不斷的經過裡,我看見了無怨的青春。

DSC_0187
1.榮華巷即是由霧社通往廬山溫泉的省道台14線,此時沿途不時可見桃花盛開。

DSC_0140
2.驟雨初歇,雨絲在花瓣上凝聚成晶瑩的水珠。

DSC_0142
3.縱使開的滿坑滿谷,卻也依然閑靜。

DSC_0146
4.繁盛的花枝,構築成一個綿延的桃花隧道。

DSC_0172
5.桃花紅,李花白,紅白爛漫出春意無限。

DSC_0174
6. 施朱施粉色俱好,傾國傾城豔不同。疑是蕊宮雙姊妹,一時攜手嫁東風。   宋‧邵雍《二色桃》

DSC_0184
7.武陵人循著桃花到了桃花源,我們沿著溪谷走,會不會也能找到桃花源?

DSC_0190
8.夸父追日死後,手中木杖化成桃花林。會不會那木杖有碎片散落到寶島台灣上,留下一片又一片的桃花林呢?

DSC_0144 DSC_0151
DSC_0154 
9.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詩經‧周南‧桃夭》

DSC_0166 DSC_0167
DSC_0202  
10.榮華巷的桃花不是為了觀賞而栽種,他們的存在,是一種對於豐收的期待。

 

鄰近賞花景點:

[南投‧仁愛]霧社賞櫻-仁愛高農櫻花 

[南投‧仁愛]碧血櫻風-霧社櫻台櫻花 

[南投‧仁愛]櫻花部落-春陽部落(舊荷戈社)賞櫻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