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梨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很難相信金門島的山裡有這麼美麗的花。

與「豆梨」的花失之交臂已經不只一次了,前兩年春天回金門總是晚了一步,滿樹的白花都已經化成了綠葉,今年終於趕上了花季的尾巴,雖然沒有看到盛花的景象,但總是在野外看到了開花的豆梨。

金門島上最為人所知的豆梨應該要算是從山后民俗村旁登五虎山步道開口處的這一棵吧!大部分豆梨開花的報導也是以它為準,讓它儼然成為金門島上豆梨的代表。

今年三月中的一趟金門行,終於得償宿願的與它相遇,只是時間上還是慢了一步,滿樹新芽的大樹只殘存幾朵未落的白花。

豆梨

豆梨是薔薇科梨屬植物,也是金門地區唯一野生的梨屬植物。「豆梨」之名的由來是因為它的果實只有豆子般的大小,因此有人戲稱它是「世界上果實最小的梨子」。豆梨的異名很多:鹿梨、檖、楊檖、赤羅、山梨、鼠梨、赤蘿、酸梨、樹梨、野梨、梨丁子、杜梨、糖梨、鳥梨、刺仔等都是。文獻上紀錄的分佈地區包括:廣東、江西、浙江、江蘇、山東、河南、陝西、甘肅等地。不過閩南的金門及閩東的馬祖也有它的蹤跡。

豆梨

金門的豆梨大約在每年的二月底到三月中開花,算是很有代表性的春季花卉。只是它的生長環境大多在低山帶,與人們聚居的低地平原有段距離,加上它的果實小而澀,又沒有特殊用途,所以在從前並不受到人們的重視,任由它每年春天在野地裡獨自花開花落。

這幾年台灣地區對原生物種的重視讓人們注意到它清新脫俗的美,卻也因此為它帶來了劫難。五虎山下的這棵豆梨因為生長位置明顯,沒人敢對它動手,但是它山上的同伴就沒那麼幸運了,不少植株都有被攀折的現象,折它的人不知是抱著什麼樣的心理?梨花其實是一種很單薄的花,不太禁得起風吹雨打,「梨花一枝春帶雨」聽起來雖然浪漫,卻也將梨花的嬌弱作了傳神的描述,這樣嬌弱的花離了枝頭還能有幾天美好?

豆梨

豆梨的飄零其實是很讓人傷感的,一樹盛開的花維持沒有幾天,花瓣就開始一片片的飄落,遠看酷似一片片純白的雪花,但其實凋落的是一個個與春天別離的心。這些花朵一生只有一次春天,卻是如此的短暫,幾個日落日昇,幾個黎明黃昏,再多的依戀也抵不過時光的流逝,再多的不捨終究還是要離去。

豆梨

花瓣隨風紛亂如雪,飄落地面後化身為大地的錦衣,然後化成滋養大地的養料,落花本非無情物,花瓣的離開是為了成就一種圓滿,一種化作春泥的默然守護。「草木無情,有時飄零。人為動物,惟物之靈。」草木雖然無情,尚且有不自主飄零的時候,更何況是萬物之靈的人類呢?

豆梨

幾度黃昏,豆梨走過了這一季的春天,滿樹的梨花有著滿樹的離情,恆河沙數的花朵結出的果實卻是寥寥可數。豆梨的凋落不是生命的選擇,而是一種無法改變的宿命,這樣的宿命注定要在每年的春天上演一次,重複著宇宙萬事萬物無法避免的「成、住、壞、空」的輪迴。

豆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北雁南飛 的頭像
北雁南飛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