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寶蓋草 寶蓋草

休假在家,想盡辦法要把這破壞我難得假期的病魔驅出體外,雖知身體康復後還又一堆事情等著我去處理,但總比這樣病懨懨地在家躺著要強許多。一個在工作上有交流的朋友不知道是不是怕我在家太閒,傳了一些在台灣中部山區拍的植物給我補補眼睛兼鍛鍊腦袋,免得到時腦袋燒壞了,又要像之前一樣到處去給人添麻煩。

眾多照片中,有一張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一種低矮的小草花,有著圓扇形的小葉片與紫紅色的長筒小花。看到當時,我真的叫了出來,趕緊留言給朋友詢問更多關於這種植物的相關資訊。只是得到的回覆更讓我驚訝,拍攝的地點竟然只是他信步可達的中海拔菜圃。

得到這樣的答案,其實讓我心情滿複雜的。

寶蓋草

寶蓋草 寶蓋草

金門的的朋友如果看到同一張照片,大概很難理解,這樣隨處可見的野草有什麼好心情複雜的?但台灣的朋友見了,只怕許多人都會跟我一樣驚訝。這樣講還是很抽象,而且有點言不及義,姑且讓我從《農委會自然資源與生態資料庫》中《 台灣的稀有及瀕危植物資料庫》引用一段資料過來,這段資料建立於2003年4月:

寶蓋草

學名: Lamium amplexicaute L.
科名: 唇形科
保育等級:完全滅絕 (EX)
評估依據:無相關評估依據資料
保育等級:完全滅絕(Extinct)。請參閱IUCN物種保育等級評估表(1994)
描述:本種最早由奧德漢1846年3、4月間採自淡水(Ohdham 356, K)。今已不存於臺灣。
地理分布:歐洲(Europe)和亞洲(Asia)。臺灣分布北部海邊開闊沙地。

資料來源:http://econgis.forest.gov.tw/rareplant/species.asp?id=t00349

有讀到關鍵的句子嗎:

本種最早由奧德漢1846年3、4月間採自淡水(Ohdham 356, K)。今已不存於臺灣。」 

寶蓋草.jpg

其實從全球的分布來看,這個被稱為「寶蓋草」的植物真的是一點都不稀奇,如果你是韓劇「大長今」的忠實粉絲,自誇熟悉戲裡及原著的每一個細節,千萬不要跟我說妳沒有聽過「寶蓋草」這個玩意兒。最耗費「長今」的菜圃裡就種著這個東西。

還是想不起來?

請翻開小說第十五章,裡面寫著:「開紫花的寶蓋草是一種治療吐血和止鼻血的藥材,與水芹、薺菜、鼠麴草、賽繁縷、蕪菁、蘿蔔一起,並稱為春七草。

不過,「春七草」並不是大長今所創,中國魏晉南北朝時期學者宗懍的《荊楚歲時記》中便有「以七種菜為羹」的記載,描述當時的人在「人日」(舊曆正月初七)採集七種蔬菜切碎後混合作羹,據說可以去除百病並且祈求來年豐收。不過這時還沒有寫明用哪七種菜,不同地區有不同的配方。傳到日本後,幾經演變,現在的「春七草」所包含的有せり(水芹)、なずな(薺菜)、御形ごぎょう(母子草,鼠麴草)、繁縷(繁縷,はこべら)、仏の座(稻槎菜,寶蓋草)、菘(すずな,蕪菁)、蘿蔔(すずしろ,大根),這裡面就包括了「寶蓋草」。

不過,使用「寶蓋草」的不限於日本跟韓國。吳其濬於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所著的《植物名實圖考》《卷十三‧濕草》「寶蓋草」條:

寶蓋草生江西南昌陰溼地,一名珍珠蓮,春初即生,方莖色紫,葉如婆婆納葉微大,對生抱莖,圓齒深紋,逐層生長,就葉中團團開小粉紫花。土人採取煎酒,養筋活血止遍疼痛。

從文字描述及附圖來看,在當時的中國就已經退於這種植物的型態及用途有了相當的認識。

122434.jpg
標本影像來源: 台灣植物資訊整合查詢系統(http://tai2.ntu.edu.tw/Specimen/specimen.php?taiid=122434

1846年3、4月間奧德漢(Richard Oldham,1837-1864) 在台灣北部淡水海邊的開闊沙地上發現了這種植物(台灣第一次被使用的文獻是 Mori, Short Flora of Formosa 184. 1936. (Short Fl. Formos., 最新台灣植物總名錄)),然後在很長的時間裡,台灣都不再有採集的紀錄。雖然台灣大學植物標本館有一份採於1969年4月20日的標本,但採集地不在台灣本島,而是在「金門‧古崗湖古塔前面草地」。而台灣本島的採集紀錄除了奧德漢那一筆以外,其餘幾乎都集中在21世紀初期,而且採集地幾乎都在中部中高海拔地區的農墾地上,如果說是發現新生育地,好像也太多了,所以目前新發現的族群大多是當成外來種或是疑問種處理。

講了半天都是台灣本島的狀況,那金門呢?

寶蓋草

以我個人而言,第一次在金門植物名錄上發現這種台灣本島已經絕跡的植物時,心中就一直想要親睹芳容。但不知是無緣還是去的時間不對,找了七八年就是「摃龜」。一直到了2007年一月,本來跟朋友約同遊金門,最後變成一個人的獨遊,反正沒事,就到烈嶼的車轍道晃晃,然後就在虎堡附近的路邊看到了一片紫色的小花,停車一看,竟然就是夢寐求見的「寶蓋草」,當下當然是十分快樂,而且覺得沒來的人吃大虧了。只是世事就是如此,當你發現第一片之後,很容易就會再發現第二片、第三片到第N片,到最後根本就覺得跟雜草沒兩樣.........

寶蓋草 寶蓋草

只是,金門人好像也不是很重視這種植物,這固然與金門沒有吃七草粥的習俗有關,但也似乎說明它常見到沒有人會想去拿來利用。

我倒是希望沒有太多人知道它的好,讓它能夠在野地裡天生天養,無憂無慮的在早春開花,快快樂樂的在人們的忽視下萌芽展葉,每片葉子兩兩成對的緊緊合抱在一起,渡過每一個屬於它自己的繽紛花季。 

創作者介紹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