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249

雖然說出廠前醫生老大有交代,短時間內先不要騎車,以免釀成公安事故,不但浪費國家在我身上的投資,也會造成社會恐慌。只是出廠還不到24小時,腳就實在是癢得很難過,趁著家防部指揮官去賺錢養家的時候,偷偷自己騎著車又跑了一趟亞洲大學去旅行,想要去拍昨天無緣拍到的荷花。

DSC_0007

為了避免不小心登上新聞首頁,這次刻意地避開大馬路,盡挑鄉間小路前進。也因為這樣的轉念,發現了霧峰農夫種植的益全香米已經進入成熟期,美麗而耀眼的金黃讓人心也跟著亮了起來。

只可惜今天天氣不太好,雲層厚厚的,否則有藍天為伴的話,這裡一定會更漂亮的。

DSC_0083

來到亞洲大學,入口附近蓮花池裡的蓮花已經逐漸開始閉合了,看看時間,也已經接近中午了。

DSC_0042 DSC_0286

DSC_0291

DSC_0319

昨天來亞州大學看阿勃勒時就對這片蓮花池充滿期待,雖然面積沒有中興新村的大片,但裡面的品種似乎更為多樣。

DSC_0117

蓮花似乎這幾年在台灣已經逐漸退燒了,與年初櫻花所引發的賞花旅遊熱潮相比,今年夏天似乎以蓮花為主題的活動並不多,這有一大半是因為蓮花特殊的開花習性。花朵開放的第一天,大約凌晨四五點時開花,然後大約兩個小時後就閉合了。第二天能撐得比較久,花也開的比較大,但頂多到中午。第三天開了之後就逐漸飄零。也就是說想要在中午過後賞蓮是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習慣晚睡晚起的都市人或是要翻山越嶺才看得見蓮花的人。可能大老遠的跑一趟,只能看見一個個花苞,不然就是飄落的花瓣。

DSC_0013

今天太陽不大,所以蓮花閉合的速度也沒那麼快,但也看得出來花瓣已經漸漸往花心收攏了。

其實我倒覺得這個時候拍蓮花比較剛好,如果早來一個小時,整朵花大開的樣子其實也不是很好看,不如這樣稍為收攏,看起來比較有精神。

DSC_0017 DSC_0035
DSC_0078

亞洲大學蓮花池裡的蓮花品種究竟有多少?說真的,我也不太分得出來,所以姑且以顏色作分類,把顏色相同的相片放在一起。

這幾張是白色的蓮花,花瓣上還帶著淡淡的綠色,看起來就像是以白玉雕出的白玉蓮花。

DSC_0221 DSC_0334

最受遊客歡迎,也是最多相機注目焦點的就是這種白底鑲粉邊的蓮花品種,看起來非常清新脫俗,看似吹彈可破的質地,讓人深怕它耐不住頑皮的風吹拂,轉眼就會花落滿池。

DSC_0043

DSC_0048

DSC_0130

DSC_0154

DSC_0180 DSC_0143
DSC_0173

DSC_0186

DSC_0328

雖然我對蓮花那種帶著潔癖的不沾鍋特性已經不只是略有微詞了,但在這樣空氣帶著潮濕氣息的盛夏時節看見這樣潔淨的花朵,心頭還是免不了一震。

總是想不通為何看起這麼純淨的花朵會選擇在這種空氣最黏膩的時候開花,而且是在一般人認為是最汙濁的泥爛之地。這樣的高反差,實在是讓人難以理解,更何況我一點都不認為出淤泥而不染是件好事,過度美好的花朵只是讓己身所出的爛泥顯得更加污濁。這就像聖人以道德的光芒照射凡夫俗子,除了讓人自慚形穢而滿足自身的優越感之外,真的讓人看不出來對於社會有什麼實際幫助。

賞花好像不該想這麼多,看得高興就好。

DSC_0202 DSC_0052 
DSC_0095

亞洲大學的蓮花似乎沒有最常見的那個整片花瓣都是桃紅色的品種,幾乎都是以白色為底,帶著深淺不一桃紅色條紋的蓮花,這也讓這片蓮花池顯得特別與眾不同。

DSC_0237 DSC_0262
DSC_0417

不過,再美麗的花朵也免不了會有凋落的時候,蓮花的凋落有時是讓人看了相當不忍的,那種一瓣接著一瓣飄落的畫面就像是一種對於完美形象的凌遲,倒是落到池面的花瓣看起來有一種堅持,一瓣蓮花像是一條承載記憶的小舟,飄盪在無聲歲月的湖沼之中。

DSC_0370 DSC_0326
DSC_0353

蓮花池的另一側就是盛開的阿勃勒了。

耀眼的金黃與蓮花的藕粉相互成為一種台灣夏日的美麗襯色。

SC_0631  

平常日的阿勃勒大道上沒有太多遊客往來,天上的太陽怕我一個人太無聊,從厚重的雲層中露臉相陪,也讓沿路的阿勃勒花朵顯得更加閃亮。

DSC_0556

原本是打算走到另一個睡蓮池去拍照的,只是今天的花況不甚裡想,只好補拍幾張阿勃勒的照片後,結束這一次在亞洲大學的小旅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北雁南飛 的頭像
北雁南飛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