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402

這幾天被醫生逮到,「進廠維修」了幾天,雖然醫院裡可以上網,但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藍天白雲,那種感覺實在是非常糟糕,更別說暈眩的情況一直沒有改善,還有營養師特別設計的難吃食物,真是讓雁子恨不得拍拍翅膀就給它飛出去啊!終於撐到醫生老大佛心放人,家防部指揮官也體諒唯一的傳令小兵平常為家防部作牛作馬的辛勞,回到家放下行李後,特地帶著雁子到最近很夯的亞洲大學去做許久未作的賞花旅行。

出場前醫生老大有交代,不可以一出場就直接住進大飯店去作享受酒店的奢華服務,也不可以找米其林指南上的美食餐廳去大吃大喝地,所以家防部指揮官設定的旅遊主題就變成了阿勃勒賞花小旅行。沒魚蝦也好,怎麼都比繼續待進場維修強,當然到家一放下行李就背起相機背包出門囉!

DSC_0397

亞洲大學離家不遠,所以就算家防部指揮官的開車技術是需要警車在前開道才能保障路人生命財產安全,這段距離也還不至於發生慘案。到了亞洲大學才發現,原來這裡的阿勃勒竟然已經開的如此燦爛了。

DSC_0404

一直相信,黃昏是個有魔力的時刻,就像任何事物到了即將終結的時候總是顯得特別的燦爛。

聽說今天台中到中午前還是空中有著厚厚雲層的,不過到了黃昏時後雲層倒也散去不少,只留下幾朵輕柔的白雲撫慰為即將到來的離別而感傷的有情眾生。

DSC_0398

說真的,其實雁子個人不是很喜歡阿勃勒的,因為大學唸的學校裡就有整排的阿勃勒,每年到了六月初畢業典禮的時候,校園裡的阿勃勒也正好到了花落的時候,當認識的學長姐或朋友穿著畢業服作校園巡禮時,那陣陣隨風飄落的金黃花瓣絕對不會給人太多的浪漫聯想,只是預告了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的未知前程。

家防部指揮官不知傳令小兵有此心結,盡是帶著終於解脫的愉悅來看待這花落如雨下的場景,倒也讓人不忍多言。

DSC_0406

亞洲大學的阿勃勒幾乎是沿著環繞校園的道路種上一圈的,在這陽光是能望眼到家金黃的黃昏時刻,倒也營造出一種不世出的迷離境界。

DSC_0424

或許對很多人來說,不知何時從「阿勒勃」改名成「阿勃勒」的這種植物,如金黃流蘇般懸垂的花姿是很讓人感動的,但我想被栽贓的李時珍如果知道現在很多人都把「阿勒勃」被改名的這筆帳都算在他所編的《本草綱目》時,看到這樣如淚下垂的花朵絕對是會淚於雨下,喊聲:「大人冤枉!」

DSC_0432

李時珍的冤屈自然會有人幫他昭雪,出場後的第一次旅行會太多心思在這種事上是對自己生命的揮霍,還是乖乖陪著家防部指揮官作賞花旅遊才是王道,免得惹火他,晚餐餐桌上又是營養師的那一套。

沿著亞州大學內的還校道路走,真的,會讓人感動於一路夾道的耀眼金黃。尤其是在向晚的清風將如黃金雨點般的花瓣輕輕拂上髮際的時候,你會相信,這是這一天最華麗的告別。

DSC_0533

依稀記得,十數年前的某個夏天,在漫天阿勃勒的黃金雨之下,曾經有過當時以為一輩子忘不掉的告別。

不過,我現在卻怎麼也想不起當時的感覺了。

DSC_0440

仰望全是阿勃勒的天空,指揮官輕輕捏了一下我的手,問了句:「怎麼望著天空在發呆?」

DSC_0451

回過神,看著眼前不斷綿延的阿勃勒,還有不時在夕陽中落下的黃金雨,我突然希望這條路永遠不要有盡頭,指揮官能夠陪我就這樣一直走下去。

DSC_0436

DSC_0456

沿途隨意拍了些相片,為這次出場後的第一次旅行留下些紀錄。

下一次,不知何時才能有這樣的閒情逸致了。

DSC_0508

經過了睡蓮池,清真寺般的圖書館圓頂在池水中留下清晰的倒影。

驚動這片寧靜的,是一群悠游於池面的綠頭鴨。

DSC_0524

DSC_0618

回程的路上,想起作家幾米寫的一段話:

幸福的步道那麼短
我們可不可以賴著不走...........

 

DSC_0544

DSC_0549 DSC_0554
DSC_0584

不過從哪裡來,就要從哪裡回去,就像阿勃勒的花從大地萌發而燦爛,聽見季節的呼喚,終究是要跳下鍾愛的大樹,回到大地之中。

但是我們都知道,留不住的癡永遠不會變作不在乎,只是會以另一種形式存在於彼此的內心深處。

DSC_0619

DSC_0671

我已飲盡這有如陳年佳釀的陽光,短短的阿勃勒賞花旅遊也如逐漸西沉的陽光即將結束。

下次再來,不知又會有怎麼樣的思緒縈繞。

DSC_0538

附錄:李時珍《本草綱目》中對於「阿勒勃」的記載

阿勒勃
(《拾遺》)
【校正】
自木部移入此。

【釋名】
婆羅門皂莢(《拾遺》)、波斯皂莢。
時珍曰︰婆羅門,西域國名;波斯,西南國名也。

【集解】
藏器曰︰阿勒勃生拂林國。狀似皂莢而圓長,味甘好
時珍曰︰此即波斯皂莢也。按段成式《酉陽雜俎》雲︰波斯皂莢,彼人呼為忽野檐,拂林人呼為阿梨去伐。樹長三、四丈,圍四、五尺。葉似枸櫞而短小,經寒不凋。不花而實,莢長二尺,中有隔。隔內各有一子,大如指頭,赤色至堅硬,中黑如墨,味甘如飴可食,亦入藥也。


【氣味】
苦,大寒,無毒。

【主治】
心膈間熱風,心黃,骨蒸寒熱,殺三蟲(藏器)。
炙黃入藥,治熱病,下痰,通經絡,療小兒疳氣(李 )。

 由以上可知,坊間以《本草綱目》為「阿勒勃」改名「阿勃勒」之始,尚待商榷。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