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後落在水面的油桐花

2012客家桐花祭」活動開始了,身為客家子弟,自然要大推這個每年在油桐花盛開時舉辦的活動,讓更多人了解客家文化,認識客家之美。其實第一屆客家桐花季時就曾經寫過一篇「 母親的樹」參加徵文比賽獲得入選,只是這幾年的四五月實在是太忙了,常常回過神,桐花就已經凋落,所以今年特別注意油桐花的花況,在知道台灣各地的油桐花已經開花之後,今天特定抽空回老家苗栗走一趟,除了參加相關活動之外,更重要的是去看油桐花。

當然,金門還是我的最愛,可是金門沒有油桐花.......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在油桐花已經成為台灣客家人象徵的現在,在金門看見油桐花好像也很奇怪........

遙望苗栗火炎山盛開的油桐花

一般人印象中最大片的油桐花應該要算是國道一號中山高速公路過了三義交流道之後的下坡道兩側,尤其是南下車道右邊火炎山區的油桐花,每年四月底到五月初之間盛開的時候都會讓行車人忍不住發出讚嘆聲。

雖然我個人覺得用「雪」來形容白色的花真的是老掉牙的梗,但今天看到這片繁花的景象還是讓我忍不住想大聲喊:「哇!真的好像下雪了耶!」

遙望苗栗火炎山盛開的油桐花

相較之下,左邊的油桐花似乎就顯得不夠繁盛了。這是因為今年油桐花開花的時間比較早,所以少了相思樹金黃色的花朵相襯,不然這一片在往年都是金玉滿堂的富貴景象,絲毫不輸給一路之隔的火炎山。

往勝興路上的茶園與油桐花

今天原本就設定要去舊山線鐵道沿線看油桐花的,只是由於某些不便公告周知的原因,所以把車子開到了火炎山區裡.........

沒關係,地球是圓的,怎麼走都會到目的地的。

也因為這一趟在三義山區的晃蕩,所以在路上遇到了一大片的油桐花林,讓人忍不住又是一聲:「哇!」

掉落在往勝興車站路上的油桐花

這一趟在山區的旅程,雖然不知道到底拿時才會到舊山線鐵道沿線,不過一路上不時可以見到花桐花飄落地上的畫面,那種從落花之間穿行的感覺實在是讓人太感動了。

只是看見這樣厚厚的一層落花,實在是捨不得踩上去啊!

舊山線鐵道與油桐花

遠遠地看見有一個山洞,以為終於找到了舊山線鐵道,而且還是理想中那種有油桐花長在旁邊的畫面,結果..........

嗯!沒關係,地球是圓的..........

舊山線鐵道旁的油桐花

終於讓我找到了舊山線鐵道。沿著鐵道走,果然是可以看見青綠山頭間有油桐花盛放,果然一開始就設定沿著舊山線鐵道看桐花是對的。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景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

過去的山線鐵道會在三義站到泰安站之間穿行於山林之中,但自從鐵路改道之後,火車經過這段路是在隧道裡的時間多,不像以前有那麼多隧道與鐵橋交替出現的情況,也讓乘客少了欣賞這片美麗山林的機會。

現在的舊山線鐵道,偶而辦活動時還是會有火車經過,所以沿線的鐵道維護的不錯,更由於高壓電線都拆掉了,拍起照來畫面會比以前更乾淨,不會有縱橫來去的電線干擾取景。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景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景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景

舊山線鐵道沿線現在最熱門的景點要算是勝興車站與龍騰斷橋,今天不知為何,兩個地方都遊人如織,想說暫時避開人潮,所以先到人少的勝興二號隧道口去走走。印象中,這個隧道口就有油桐花。

沒想到,一下車就大雨傾盆,還伴隨著陣陣的雷聲,所以只好暫時躲進隧道裡。

這陣雨下得有點久,久到雨絲滴落鐵軌所冒出的熱氣都完全消失。

落在舊山線鐵道上的油桐花

不過雨中在隧道裡看被雨打落的油桐花卻別有一番風味,看著一朵朵紅心的白色花朵如螺旋槳般在雨中旋轉飄落,靜靜地覆蓋在不知已多久沒有火車經過的鐵軌上,很有古詩中「人閑桂花落」的閒適意境,只不過油桐花落下的效果比桂花強烈的多。

落在舊山線鐵道上的油桐花

雨停了,鐵軌上有了更多的落花,雖然不像其他地方厚如花毯,但這樣桐花與鐵道並存的畫面在台灣並不容易見到,想要沒有安全顧慮的拍照就更難了。

在我的人生中,「火車」是有特殊意義的,代表了我童年時對於父母親的思念。尤其舊山線鐵道,我在鄉間養病時,總是想到母親抱著我四處求醫的那段時間裡,讓我在火車上雙手按著玻璃窗,用好奇的眼光凝視稍縱即逝的景物的那個畫面。

鐵軌就像是綿長的記憶,引領著我回到過往的悠遠時空。 

落在舊山線鐵道旁的油桐花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後落在水面的油桐花
落在舊山線鐵道上的油桐花

舊山線鐵道沿線的春季氣候是濕潤的,護坡上總是有一層厚厚的綠色青苔。

春雨過後,油桐花飄落到了青苔之上,甚至掉入因為這陣雨而在地面匯集的逕流之中。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後落在水面的油桐花

朵朵的油桐花,隨著水流漂移,所謂的「落花流水」應該就這樣的畫面了。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後落在水面的油桐花

水流將水中花運載到花朵命定的地方,等待更強的水流將它們帶往更遙遠的地方,或是等到逕流乾涸後,在原地化為春泥滋養後起的生命。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後落在水面的油桐花

而我竟突然想到《神鵰俠侶》中,程英在風陵渡郊外,折桃花枝時低吟的那段詩:

問花花不語,為誰落?為誰開?
算春色三分,半隨流水,半入塵埃。

太上忘情,太下不及情,我剛好不是在中間的那群人,理所當然的接上:

人生能幾歡笑,但相逢、尊酒莫相催。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後落在水面的油桐花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後落在水面的油桐花

花開凋落,到底是宿命?還是自己的選擇?

這個問題也太過深奧,不適合在這個春雨過後的明媚春光中耗費太多時間思考。

反正,我就是拿起相機,趁著雨再烙下前,拼命地,拍,拍,拍。

舊山線鐵道勝興二號隧道口雨景

雖然有千萬個不願意,還是得離開了。再見了,舊山線鐵道!再見了,二號隧道口!再見了,一路相陪的油桐花!

希望下次見面時,我們都還會記得曾經有過的相遇。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