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故事,是從尋找東溪風獅爺開始的。

很多朋友很羨慕雁子,不但去過不少地方,而且常會有別人不知道的「私房景點」,每次我聽到這一類的讚美之詞都會很尷尬。沒錯,我是常在外面跑,不過私人景點多,其實不是我不屑別人規劃的路線或景點,實在是因為雁子是大路癡,旅行時常常迷路,然後就不小心的發現別人沒發現過的地方........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發現小徑新出土的風獅爺........

請參考「天佑風獅爺-小徑風獅爺出土記」。

身為一個路癡,不記得路是合理的,倒是苦了隨行的朋友,總是被我帶著像沒頭蒼蠅般的四處亂闖。

那一次帶北都去找東溪風獅爺也是這樣。

以前來找東溪風獅爺都是走到聚落最靠農田的那一間平房,然後跟屋主老媽媽打個招呼後,走入田中沿著田埂去找隱身草叢裡的風獅爺。只是這一次,怎麼也找不到下田的路,北都倒是體諒地沒有說什麼。

既然找不到風獅爺,那就退而求其次,在東溪聚落裡走走看看,聚落裡古樸的鄭氏家廟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雖然家廟大門沒開,屋前的石雕跟木雕還是消耗掉我們不少記憶體。

「你們在幹嘛?」

家廟前廣場的另一頭,一個騎著三輪車的孩子慢慢的接近我們。

現在想想,這孩子好像是我們在東溪唯一看到的人。

「我們在拍照啊。」

「你們在拍什麼?」

「這廟很漂亮,我們在拍它啊!」帶著微笑,我們回答這個好奇寶寶的所有問題。

「你們要進去嗎?我阿公有鑰匙。」孩子看我們不像壞人,詢問我們是不是想進去。

「不用啦!我們在外面看就好。」一向不喜歡麻煩別人的我們,謝謝他的好意。

突然想到,可以順便問他風獅爺的事。

「你知道風獅爺嗎?」

「知道啊!」孩子回答的一副天真。

「要怎麼走?」問到路的感覺真好。

只見他想了一下,開口說:「我不會講啦!帶你們去好了!」

於是我和北都就跟著他的三輪車一路到了聚落外圍的菜圃,離開聚落沒多久,遠遠地就看到了草叢中的風獅爺。

孩子停下了三輪車,帶我們沿著畦間的空間穿過了菜圃去拍風獅爺,等我們拍完風獅爺,他又帶我們走回家廟。

「你們再來要去哪裡?」孩子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我跟北都。

我看看北都,徵詢她的意見。她不置可否,我看看時間,想想後面的行程,似乎沒有什麼地方要趕著去。

「沒有啊!」

「那我帶你們去看更漂亮的廟!」孩子回答的聲音充滿了欣喜。

現在想想,突然有種心酸的感覺,那孩子大概很久沒有遇到可以跟他玩的人了吧?

不過那時的第一反應是:「他該不會帶我們去看剛才路邊那間很華麗的廟吧?」

「用走的會到嗎?」先問一下距離。

「不行啦!在內洋唷!很遠的地方耶!」內洋?不就是旁邊的聚落?

很遠?

我們騎著機車,慢慢跟著孩子的三輪車前進,看得出來他平常很少騎這麼遠的路,看著他小小的身影努力踩著三輪車在前面為我們帶路,心裡突然湧入一種難以言喻的溫柔。

好可愛的孩子,真想留下來多陪他一會兒。

這一段路,還是只有他跟我們,看不到其他人。

提心吊膽地看著他騎三輪車過馬路,然後吃力地騎上一道斜坡,斜坡的上頭就是孩子口中那間漂亮的廟。

「我阿公有時候會帶我來。」孩子紅咚咚的臉愉快地告訴我們。

雖然這間廟看起來很新,不太合我們的品味,但看在孩子很努力地帶我們的份上,我們還是拍了些照片,拍照的時候他大部分時間都跟著北都,偶而才走到我旁邊,這種時候我會順便告訴他上面的泥塑跟雕刻是在講什麼故事。

孩子似懂非懂地聽著。

「你們明天會來嗎?」

「我們不是金門人,從台灣來的。」「所以明天要去其他地方。」

「是唷!」孩子的語氣裡充滿了失望。

「我們會再來金門的。」趕緊接上一句。

「那你們什麼時候會再來?」語氣中又充滿了期待。

「明年城隍祭的時候。」

「什麼是城隍祭?」

然後我們花了很大精神跟他解釋什麼是城隍祭,不過我們很懷疑他到底聽不聽的懂。

不過,知道我們會再來,孩子的語氣裡透著藏不住的喜悅。

「你們一定要再來唷!」說再見的時候,孩子不忘記提醒我們。

「我們一定會再來的!」揮揮手,結束這一次的偶遇。

最近看到金門日報上又開始有城隍祭的消息了,也該準備再去金門一趟了。不知道這一趟去金門能不能在東溪看到這孩子的身影?不知道他是不是依舊踩著三輪車在鄭氏家廟前的廣場閒晃?不知道寬廣的聚落大埕裡是不是還是只能看到他一個人?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跟北都?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們約定?

不知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北雁南飛 的頭像
北雁南飛

北雁南飛-金門

北雁南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